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六合资料 > 正文

毛新宇:未来成为中国最年轻将军很有压力

类别:六合资料 日期:2019-2-6 11:42:46 人气: 来源:

  资料图:9月9日是辞世33周年纪念日,唯一的孙子毛新宇大校(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和夫人刘滨、六岁的儿子毛东东到的毛纪念堂鲜花,花篮上的缎带落款还有毛新宇刚满周岁的女儿毛甜懿名字。 中新社发 任晨鸣 摄

  中新网10月10日电孙子毛新宇日前接受凤凰卫视《名人面对面》节目采访,回忆了与爷爷相关的一些往事,并就有称其“晋升少将”等热点问题作了回答。

  解说:就在国庆前夕,一条新闻占据了各大新闻网站的头条:的孙子毛新宇晋升少将,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将军。然而几天后,却又有相关人士出面否认。一时间难辨,同时为这位出身在红色家庭的传奇人物又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毛新宇:是那样的,因为我这是已经,去年吧,我母亲去世以后,就已经任这个副部长的这个职务了,副军级。但是这个部队授衔他要有一定年限,有他的这个条件的,所以呢,这个我应该是准确说应该明年能够授上这个衔吧。

  毛新宇:很有压力,因为呢,军委和中央领导对于咱们这些的后代是很关心的,那么呢,担任了领导以后,我有时候还要领导他们搞学术啊,搞这个研究啊,这方面工作责任都挺重要的。

  毛新宇:我登上高山,爷爷阔步跨越,把山的坚毅给我。我登上高山,爷爷阔步跨越,把山的坚毅给我。

  解说:毛新宇在十多年前写的一系列红歌并不为年轻人所熟悉,如今在建国60年之际,歌声再度响起,不仅勾起了的红色记忆,同时也再度翻开了属于毛新宇自己的家族往事。

  毛新宇:我印象就是我很小的时候,最高兴的事肯定是去见爷爷,我记得爷爷确实很疼爱我,疼爱我,可能还给我讲过一些故事。

  毛新宇:爷爷讲的多的,有时候,因为我是小孩儿嘛,我大概记得,给我讲过《西游记》呀,讲过这个《三国》里面一些故事,那个时候我真是很爷爷,我就觉得,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歌就是《的金山上》,我面对的,我说这个老人就是那个金山上的太阳一样的。其实要说我对爷爷一生中印象最深得的,我现在回想最难过的一次是什么呢,就是我觉得最难过的就是,爷爷逝世的这个消息,是我母亲亲口告诉我的,所以这是我一辈子都忘记不了的事。

  大概是,就是因为那天爷爷去世的时候,9月9号那天,我从外边回来,我现在都还怀念我父母,我发现那天回来以后,看父母情绪啊,都不太对劲,而且父亲身边有照顾他的人,也在那儿,看见他们都不说话。我过去,是我跑过去的,然后问我母亲怎么了,我母亲就很悲伤,那时候她亲口告诉我,说我不能调皮了,说爷爷去世了。从那个时候我就有一个概念,我就觉得我这个可亲可敬的老人就永远离开我们了。

  解说:如果说六岁之前对于爷爷的记忆都是比较模糊的话,那么随之而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都使毛新宇与爷爷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

  毛新宇:就是1977年,那时候我爷爷去世还不到一年,我父母大概带着我到去度假吧,夏天。这个时候就在在休息的时候,然后工作人员就报告,说有一个生前的一个警卫要来看我们,但是当时我父母都在午睡了都休息了,那他们说,那就让这个的孙子去见他也可以。这是我一辈子,七岁,印象最深的事。我一见到我爷爷这个警卫,他的那个反应,他见到我的时候表达的那种感情和反应,确实我现在回想起来,全能理解,我也很。但是当时他这个举动确实把我吓坏了,吓了一跳。

  毛新宇:他大概有五十多岁了,五十多岁对一个七岁的,那时候。当时工作人员把我领进去,跟他介绍,说都在休息,你等一会。说这是的孙子,毛的亲孙子。当时我记得他的反应,听了这话很激动,马上就站起来,然后很快的速度跑到我面前。因为我七岁个子没有多高嘛,他一下子就把我搂在怀里,然后就放声地大哭起来。当时我确实一下给我弄蒙了,我说这个人为什么要抱着我放声痛哭呢。后来我母亲就很好地给我讲,说爷爷这个人很伟大,这个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对他很有感情,说这个爷爷身边的人,把这个感情倾注在你身上,你应该很珍惜的。所以我觉得,这个随着我的年龄长大,随着爷爷离开我们的岁月越来越久,我就对他老人家感情也越来越深,越来越他老人家。

  许戈辉:作为伟人的后代,我刚才听你那样讲,我也特别能够理解你是在一种什么样的下在成长。但是我想知道,像这样的一种、一种氛围,会不会给一个小孩子带来比较大的压力?

  毛新宇:我小的时候啊,那是真的。如果我要是,就是学这个功课,就是不管是文科、理科或什么,如果我在学校里就是出现跟学生,有时候要是,不要说打架了,就是说逃学呀,或者是你说的那种恶作剧,制造麻烦,或者我功课不好,我可以不瞒你,我母亲是动手打我的。

  毛新宇:其实我家里我最怕的就是我母亲,但是我现在完全能够理解我这个伟大母亲她的做法。我觉得我母亲,她觉得把我培养、培养成才,作为一个母亲,她肩上的压力、担子太重了。

  毛新宇:你看我从五岁背,一直到我,我到我小学四年级,到十岁我还在背。我母亲从我五岁到我十岁,公开发表的我爷爷诗词,全部的我都能背下来。

  毛新宇:我现在回想起来啊,我最喜欢我爷爷的也就那么两三首,其中有一个,我记得我背得最难的一首,我母亲甚至都不让我吃饭喝水,都要我背下来的,《沁园春·雪》,当时我觉得这个最难背,我也最不想背,但是我妈非得死活让我弄下来,把它的攻下来。

  毛新宇:我就不理解,现在想想呢,就是说,现在很多人对我爷爷的作品,都喜欢《沁园春·雪》,觉得它大气磅礴,既赞美祖国河山,又评点六合网站,确实很好。

  解说:在毛新宇看来,“行万里”是父母教育他的独特方式,从八岁一直到上大学,他几乎去过了所有战斗过的地方、所有的老区。渐渐地,从小诗词的毛新宇开始对历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最终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学习。

  毛新宇:我有一次有幸有机会呢,在1986年那次,我母亲给,带着我去拜年,拜年呢,本来没想在爷爷家坐太久,就想拜个年,寒暄一下嘛,就到其他领导家。爷爷比较喜欢我,然后就把我跟我父母都留下来,然后跟我聊历史,谈《三国》。

  毛新宇:16岁。我对《三国》知道一些嘛,他跟我谈过曹操屯田这些事,我当时还不太懂。后来1990年那个时候,我那时候已经20岁了,后来在珠海,那时候爷爷也在那儿过春节,又一次去看到他,然后他说,你想不想去看这个爷爷批注的《二十四史》,我说想去看看。然后爷爷就很重视,然后他的秘书跟的,那个中办打了招呼就说,他就说我可以去丰泽园,爷爷的书房,去看老人家的批注。哎哟,我那时候看爷爷读的那历史书太多、太厚了,很高很厚,各种各样的历史书,除了《二十四史》以外,还有什么《资治通鉴》什么的,凡是六合网站上的那些古装书,爷爷都看过。那么我印象最深的,我爷爷读的最多的历史是什么呢,一个是“楚汉之争”,就是刘邦、项羽。另外一个就是对《三国》那部分,《三国》那部分老人家这段历史常钟爱、研究非常多的,批注也很多,其中有很多军事的,比方说像这个后来刘备、孙权打仗啊,包括火烧赤壁、官渡之战这些,可能老人家都把他那些,他的那些军事实践、那些思想都融入到这个历史之中了。除了《三国》以外,我看老人家对《唐书》啊、《宋史》啊,那些方面都很重视,都有详细的批注。那个时候我就说,给我印象就是感觉到爷爷读书是很认真也很严谨的,非常严谨。

  解说:大学毕业后,毛新宇本来打算继续自己的明清史研究,然而,似乎总有一股命运的向心力着他前进。

  毛新宇:对,我人生的这个转折开始,我那时候读完了历史,读完明清史,我还想学历史。后来在人生最关键的转折期,我母亲就把我找来,他说新宇,你原来大学里学的是历史专业,妈妈尊重了你的爱好,你已了。然后我母亲最早我觉得她动员我去学的话,我记得她给我提了一个很深刻但又很有意思的问题,我现在都记得。

  我母亲是这么问我的,当初劝我她说,你觉得历史上这些帝王将相和你的爷爷,你自己比,他们谁伟大,谁更值得研究?我说我过去只知道喜欢学历史,您问的这个事,我还从来没想过呢,确实没想过。但是我后来很快想想,后来我就告诉我妈妈,我说,那当然毛是在历史上,胜过、超越他们任何人。我母亲说,对了。说别的人,如果是其他的著名知识的后代,或者是名人之后,他们去学历史,大家也不会。但是你想想你是出身什么家庭,你是什么身份?我母亲又这样说。后来我就说,我说我是毛的孙子,毛后代。我母亲说,那你是爷爷的后代,是家庭,别的人都去研究爷爷,研究,你作为他的后代,你不去研究,你不去一辈子去从事这个工作,这个符合你的身份吗?

  后来我母亲又语重心长地给我讲,她说其实爷爷的思想是精深,研究不完的,说你这一辈子就是要吃研究爷爷思想的这碗饭。那么当时我母亲说这些话教育我去,这个研究方向啊,这个转向,我并没有很深刻地理解,那么后来,随着后来我到了军事科学院,那么读博士,又搞这个军事思想研究,现在回过头来再体会,认为母亲说的话是很深刻的。思想确实是伟大的一个宝库,一个,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 (本文来源:中国新闻网)

  许戈辉:你觉得就是你这样的一个特殊家庭背景,除了让你得到的这种巨大的财富和给养之外,有没有让你觉得失去的和遗憾的?

  毛新宇:我觉得很荣耀,但是呢,我觉得肩上的压力、责任也常大。因为我母亲说了,你是的后代,你要比别人更严格的要求,我母亲经常跟我说,你做的比别人要更好一些。我记得就是有一次我比较的,我母亲给我最深的,我母亲呢就是说,在我吃东西,我们吃饭的时候,我母亲经常跟我讲不能浪费,因为我母亲经历过这个事,那时候是60年代困难时期,那个时候我母亲和我的两个姑姑难得回去跟爷爷吃饭嘛,我母亲那个时候因为饿肚子,她吃饭急,她把米饭饭粒撒桌子上了,然后我爷爷也没说什么,老人家就举着筷子,把她桌上撒的那些米粒全吃到嘴里去了。我觉得我母亲从此以后这件事对她的教育印象特别深,以后我母亲再吃饭从来不撒饭粒。所以我觉得有一个,我们家一个光荣传统,就是对子女的严格要求,这倒是真是传承下来了。

  毛新宇:讲过,我母亲、父亲都给我讲过,说那个时候毛号召上山下乡,那对于他的子女,尤其是我母亲,她也不例外。我母亲是她儿媳妇,他也让她上山下乡。而且就是说,最让我的是我父亲和母亲亲口跟我说,爷爷不只一次地教育他们,不能脱离人民、不能忘记人民、不能人民,经常给他们写。所以我觉得我父母已经深受老人家的言传身教的这个的影响,一代一代的,他们也是这样严格要求我的。

  解说:如今39岁的毛新宇任军事科学院战争理论和战略研究部副部长。他在人民网的博客被评为该网2008年十大最受关注博客之首。获评语是:的嫡孙,全国政协委员,用博客宣传思想,获得网友赞扬。

  许戈辉:因为你现在也是主要研究思想,包括他的哲学思想、思想、军事思想,你自己有什么新的发现?

  毛新宇:你比方说,我觉得现在的,好像是军事上的一些,就是跟着时代发展的一些热门话题,有时候我在想,我可能觉得老人家凭他的远瞩当时都可能看到了。

  毛新宇:你比方说,我现在在部里,我就搞一个课题:军事思想与信息化战争。我就有时候在想,我说我爷活着的时候,他有没有预见到在他身后会有这种信息化战争的变化。其实我在心里头告诉自己,我说我相信老人家,肯定能够预见到世界军事发展的这种趋势。

  毛新宇:我们可以这样思考问题,中国的原子能、核工业,起步于20世纪50年代,那就是说,我就是可以这样想问题,新中国刚刚成立不久,毛就已经以战略家的眼光决定,中国要发展原子能工业了,起步常早的。所以我就觉得,他的这个洞察力和远瞩,他一定预见到了今天的信息化战争。那么我现在关于信息化战争与思想的关系,有些书里,我赞成这样一种观点,就是说不管将来的战争形势、科学技术如何发展、如何进步,思想,军事思想是永远不会过时的。

  许戈辉:那你认为当你的儿子,也就是的重孙东东长大,就是再过几十年的话,思想仍然是适用的,有它生命力。

  毛新宇:对,我说思想对于我们新中国来说,永远不会过时的,因为我们现在国家,咱们做的很多事业,都还是老人家的这个事业的继续,比方就像《论十大关系》啊,正确处理,这些东西,我看永远都不会过时的。

  许戈辉:以你自己的成长经历来说呢,是有如此一个特殊的身份背景、家庭背景,在一个很大很大的之下,那么到了你儿子、女儿这一代人身上,你是希望他们能够铭记这一切,还是会有意地淡化一点这种影响。

  毛新宇:其实说老实话,我只是很愿意做一个普通人,就是说以一个普通平凡的人的这种生活出现,我希望的话就是说,我今后会教育我的子女,包括我自己,我们的话呢,我尽量的就是保持低调,就是这样。我们并不去凭借说老人家,爷爷给我们带来的这个,但是我觉得我和我的子女们,这个肩上有这种神圣的历史责任,因为我们是这梦见和死去的亲人说话个国家缔造者的后代,是的后代,所以我就觉得我们有这个责任和,去为这个党、为这个国家多做一些事情,这个是肯定的,这是一种责任。

  毛新宇:我觉得就是说呢,我至今认为我母亲给我的是对的。那么我希望呢,就是说我将来会尊重他的选择和爱好,但是有一样,他的曾祖父给他留下的宝贵思想财富他必须要继承,必须要很好地学习和。

  

0
0
0
0
0
0
0
0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bijoux pas cher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豪杰历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