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六合图库 > 正文

原耽中有哪些值得摘抄的句子段落?

类别:六合图库 日期:2020-9-9 17:49:12 人气: 来源:

  “我们怀揣火种走过长夜,跨过战友的遗骸,踏过荆棘和深渊,最终在累累尸骨上重新点燃了种族延续的火炬。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不需要历史来记载功勋,也无谓那些华美的;只要山川河流、千万英灵,过我们的跋涉,和永不放弃的努力。”

  “曾经有人问过我,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美好的事物,如果让你挑选一个送给最珍贵的人,你会选择什么?”他露出稍稍有些为难的神色,“在遇见你之前,我觉得世界上最宏观的美好就是,从本质上来说,我们和这些星尘没有差别,我们都是恒星的孩子,也是的孩子。”

  “在的高温作用下,光子继续产生正反粒子,连锁反应一样,他们不断地相遇,不断地湮灭。这里有一个科学家还没有破解的谜团,为什么最后这些正反成对的粒子到最后只剩下了正物质?没人清楚,我们只知道,这些粒子的幸存率是十亿分之一。”他松开自己的手,手指张开的瞬间,无名指那朵小玫瑰若隐若现。

  “然后,的温度一再降低,低到那些电子都被原子核吸引,成为原子,无数的原子在引力的牵引之下变成恒星,恒星有的爆炸了,有的留下来,比如……”他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一个橙色的棒棒糖,“太阳,的某个小角落里诞生的一个小小的恒星。”他将“太阳”的糖纸剥下来,塞到了夏习清的手上。

  “再过亿万年,这个小恒星又去吸引其他的重物质和气体,形成。”自己又拿出一颗蓝莓味的糖果攥在手里,“比如地球。”

  他抓着蓝莓糖果,像抓住一只小小的飞机一样环绕着夏习清手里举着的“小太阳”,“又过了相当漫长的一段时间,这个小上出现了罕见的液态水,慢慢地,出现了生命体。最后最后,出现了你和我。”

  “这些都是那些幸存的粒子创造出来的。你和我身体的每一部分,这张床、这个房间、地球、太阳、星系,都来源于那些十亿分之一。归根结底,源于正反粒子的相遇。”

  [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不营字造句,不和梦交易,不被时间、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

  傅青说:“那时候很高兴,怎么说,小谢就像是天上的月亮,漂亮又疏远,没人能接触到。后来有一天,月亮落到了我的掌心里,在太阳出现的时候,月亮就变成了我一个人的。”

  他的话在这顿了一下,“所有人都以为月亮就是月亮,永远高高在上。可现在月亮忽然说,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我是属于另一个人的月亮。”

  谢颜站起身,贴过去吻了一下傅青的下巴,他不太会说情话,慢吞吞地思考了很久,才对傅青说:“傅哥是我的太阳,永远我。”

  华晨宇爸爸华福雄

  他其实一直是个恋旧的人,也许是记忆力太好的缘故,总会对一些遗憾耿耿于怀。就像他始终记得“团长”是怎么慢慢长大的,又是怎么渐渐变老的。但印象最深的,却总是它趴在窝里停止呼吸的那一幕。在那之前它其实有很多征兆,不吃东西了也不爱动了,他跑了很多家店,查了很多网站,试过很多方法,想让它再多留几年。丁老头却说:“老猫了,时间差不多,留不住了。”最后果然没留住。…

  如果不想问也没关系,只要没有其事的开始,就不需要刻意说一声结束。退一直都给你留在那里,毫无阻拦和顾虑,没有谁会难堪,连台阶都不需要铺。

  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我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以至于差点忘了,我17岁,这个年纪里整个世界都是我的。不需要犹豫也用不着权衡。我,也无所不能。

  那一瞬间他感觉有人在跟他开一个荒诞玩笑,他明明已经很用力了, 却好像总是慢了几秒。他没赶上第一步,就注定错过所有,然后眼睁睁地看着车厢一节撞上一节, 撞得天翻地覆、面目全非。而他只能站着,看着。他不谈、不善, 是个徒有其表的哑巴。

  盛望心软,,常说自己脾气不好,却总在考量别人的感受。明明小时候一样孤独,反应却截然相反,一个索性把自己封在冰里,一个却伸出了无数触角,探着四面八方的动静。 但就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会有交集。 就是因为心软,他一个人站在白马弄堂深夜的灯下,盛望才会开窗叫住他。他就是深知这一点,所以早上满世界地找着盛望,下午却没有再问。 不是不想见了,是不想盛望来见他,不想盛望见到他面前摊着的满地狼藉。 他知道盛望会难受。他也知道,看见盛望难受的瞬间,他会有一点。

  他忽然想起二月的那天,江添走过来低声叫他:“望仔。”还没开口,他就知道对方想说什么了。他那时候犹豫又混乱,了一些什么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攥着江添说:“我这次没松手。” 江添沉默了很久说:“我的错,我先松的。”

  他把外套甩到肩上,拎着水走出校门的那一瞬间,尘熙熙攘攘的人流在他面前的大街上穿行而过。他慌乱躁动的少年期至此仓惶落幕,一生一次,再不能回头。

  十七八岁的时候不能理解久别重逢的人为什么总是说些不痛不痒的话,这一刻盛望才明白,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敢问。就像要趟一片密集的雷区,不知哪步走错就会被炸得……不如寒暄。

  人生就是不断向故友告别,再不断与新人相见的过程。我们经历的每个人、每件事、每一次喜悦与伤痛,都是成就我们本身的一部分,放下并不代表遗忘,更不意味失去。那些半途而散的遗憾和无可奈何的错失,都会在将来某个注定的时间点等待着你我,等待与我们再次相见。”

  “——而在那之前,”林炡看着他,轻声说:“你还有很长的要走,会遇见很多新的面孔。他们可能会在未来成为你的故交知己、同袍战友,甚至可能成为家人,一走到人生最后,走到我们所有人都在另一个世界里相聚的那一天。”

  两道彼此相依的身影顺着长长石径,烈士陵园外一望无际的石阶,阳光下盛开着星星点点无数小花。远方的风从淡蓝色群山中来,穿过苍劲松柏与巍峨墓碑,穿过他们伤痕累累而彼此紧握的手,向山下广阔、太平的人迤逦而去。

  英灵如同长风万里,掠过山涧与长河,越过青翠的重岩叠嶂和巍峨的中缅界碑,飞向魂牵梦萦的故土;抢救室担架上,吴雩缓缓睁开眼睛,听见抢救室外如潮的欢呼和痛哭声。

  山火熊熊遮天蔽日, 将无垠的罂粟田化为飞灰, 过去二十年间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一切、、和财富, 都为解行年轻的生命做了。

  只要你一直不回头,就不会有人知道这地底埋葬了一个叫阿归的名字和一具叫解行的尸体;只要你永远往前走,就可以带着我的灵魂穿过死亡和,回归万里之外遥远故土——

  自己的想法能传达给对方几分,程非池不确定,他只知道叶钦的已经袒露在之下,将他整个人密不透风地包围。

  叶钦记得整理妈妈的遗物时,在她常看的那本书的扉页发现用钢笔写下的一行字——爱一个人,连呼吸都会变得勇敢。

  既然重圆必留裂痕,既然总要有人主动迈出一步,总要有人做出,谁先谁后,是他还是我,又有什么分别?

  随着紧贴的皮肤间温度逐渐攀升,叶钦缓缓呼出一口气,了无意间闯进心头的最后一缕关于过往的重量。

  亲兄弟谈恋爱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不会分手。组成我们身体的每一个细胞核都拥有共通的基因,他会痛我所痛,爱我所爱,彼此驯化对方。

  和我哥谈恋爱就像在偷尝里的蜂蜜,被注视着战战兢兢,我们了这个世界的规则注定会被惩罚,只好躲在的角落里,但即使如此也很甜,上瘾,停不下来。我有时候会觉得很痛苦。我想除非有人砍下我的十个手指和十个脚趾,往我身体里灌一百公升水,把我浇铸进烧红的铁桶,让我着融化,我才会说出“我不爱他”,我这么怕疼,我还敢爱他,因为段锐这个妖精把我迷住了,永远是他的错。

  我从下午到现在还没吃饭,好像很饿,又觉得胸口闷堵恶心什么都不想吃。我背靠着门坐下来,捡地上的草莓吃,顺便等我哥开门。我哥肯定会开门的,他只是气一会儿,很快就心疼我了,他舍不得我在冷地板上等这么久。一盒草莓有24个,我慢慢地吃,把形状最漂亮的一个留给我哥,等会儿他来开门,我就塞到他嘴里。他没有出来。最漂亮的这个有249颗籽。

  我故意叫痛,喜欢看他心疼愧悔的眼神。我哥其实很可怜,别人犯的错我却要他收场,亲爹打碎我,我却要他把我拼回原样。

  我们就在仅我俩可见的动态底下互相发小表情,此时此刻我们可以暂时不当兄弟,正大地谈恋爱,这是独属于我们这些异类的角落爱情。

  我哥是个妖精,一步步引导着我落网,可他把“我爱你”说得太多,让我分不清亲情与爱情的区别,但人生最终爱情都会回归亲情,兜兜转转躲躲藏藏都显得多余。

  他无所地吻我,直到我彻底沦陷在他的温柔里,他告诉我不用怕,他会解决所有。我决定还是不要殉情,试着几十年后带着浪漫去死。

  亲兄弟间能不能接吻这个问题我思考过很久,我们都被这个世界与生俱来的规则套在里,遵守则生,违逆则死。我搂住他的脖颈,与他滚在床上,拼命接吻,想把对方揉进自己骨血中,其实身体本就淌着彼此的血,心脏跳动的频率也一模一样。

  —我哥弯着眼睛淡笑,我靠在他怀里搂着他。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张,我们心血来潮在夜晚的灯下合影,飞蛾闯进镜头,我哥像夜晚的精灵。光线斜映在我哥眼睛里,他的眼睛里有一只小鸟,那只小鸟就是我。这张照片我现在不喜欢了,我看起来好像生在我哥身上的霉斑。

  我想推开这个,他却抱得我更紧。窗外骤雨伴着惊雷撼动树叶,一道闪电把漆黑的卧室,我什么都看不见,共通的血液让我隔着皮肤察觉到了我哥心脏里一种压抑的痛苦。其实我也很疼爱他。很快卧室里恢复幽暗,我疲惫地在暗淡光线下寻找他的手,用指甲在他无名指指根抠出一弯破了皮的红印当戒指。“......干脆我们......谈恋爱吧,老。”

  他试探着吻我的脖颈,妖精总会在黑夜里勾起男人的性欲,我哥是只妖精,他的眼睛是黑色,头发是黑色,翅膀也是黑色,微笑着裹挟着我下。他问我愿意吗。于是我抱着他一起坠落。我不喜欢思考对错,人不需要活得太,也不需要一辈子都做对的事。至于选错的代价,我哥会承担,活该他是我哥。

  “这就是死亡。”那个声音对他说,“你看,其实生命和死亡之间,只是一个非常平淡的过程,并没有人们渲染得那么其事。之所以要这样渲染,是因为人作为一种劣根性的社会动物,一方面想借助群体和社会更好的,一方面又难以克制种种离奇的恶念和,所以需要互相约定一套有制约性的规则,比如所谓的‘法律’和‘公序良俗’,前者是和这个社会的契约,为了防止你私下里违约,又有了后者,让人接受群体价值观的,继而心甘情愿地和大多数人行为一致。认识到这一点,你就跳出了大多数人的窠臼。”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豪杰历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