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六合开码 > 正文

【六合开码】红军最年轻女团长五十年后再遇前夫他已是副国级

类别:六合开码 日期:2021-1-7 3:48:24 人气: 来源:

  跳蛋门事件完整照片”,即可加入王氏家族大家庭,和世界各地王氏亲交流。让我们携手同行,王氏文化,王氏正能量。

  王泉媛,这个名字被很多人所遗忘。她没有显赫的头衔,没有荣誉的花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身世,周围人曾看到她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慈祥、儿孙绕膝、安度晚年的老人。

  其实,在她生命里也曾有过一段辉煌的历史:她曾和、曾志、蔡畅、金维映等人一起走过长征,与她们并肩作战;她曾与王首道将军结婚,却在长征上失散,50年后才重逢;她曾是红军西军妇女先锋团的团长……

  1913年,王泉媛出生于江西吉安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她姓欧阳,名泉媛。11岁那年,生活所迫,欧阳泉媛被送到村里一户姓王的人家当了童养媳,从此改名王泉媛。

  16岁时,家乡敖城骤然刮起了一场风暴,一夜之间,城里来了一群带枪的人。经过战乱之苦的人们一阵之后,惊奇地发现这群带枪的人专打土豪劣绅,开仓放粮,杀富济贫。

  王泉媛似懂非懂,可她却真切地看到了平日里百姓的土豪劣绅被,受受剥削的穷人翻身当家作了主人,她相信这支队伍,于是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报名参加红军。

  1934年,经尹仁贵介绍,21岁的王泉媛加入。当年,她被调到县里任妇女部长,次年,调湘赣省妇女团工作。

  1934年元旦甫过,全国苏维埃第二次代表大会在瑞金召开,会议结束后,王泉媛被调到马列主义党校高级班学习。

  党校毕业后,王泉媛进入少工中央任青妇干事,紧接着一纸调令又回到瑞金。此时正值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红军实行战略大转移,长征由此拉开序幕。王泉媛被分到妇女工作团,团长是董必武。

  1935年新年,红军来到边陲古城遵义。中央作出部署,在筹备“遵义会议”召开的同时,抽调一部分同志组成地方工作团做群众工作,负责人为王首道,王泉媛也被临时抽调上来。

  一天晚上,被王泉媛唤作阿金姐的金维映(第二任妻子)突然来到王泉媛的住处,随同一起来的是蔡畅。“泉妹子,这些天看你眼睛红红的,好像是有心事,能说给我们听听吗?”两位大姐说明来意。

  “泉妹子,你还年轻,人生的还很长,一定要振作起来。你的婚姻是封建制度给你的,丈夫死了,这是你的不幸,可你有重新选择的,也有追求幸福的。”蔡畅大姐语重心长地她。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倒想给你介绍一个人,这个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阿金姐卖了一个关子。

  “阿金,你别再摆迷魂阵了,我替她说吧。这个人就是王首道。”蔡大姐了谜底,“过去,我们不了解你的身世,也不知道你的婚姻状况,对你关心不够。如果你觉得合适,我们就给你做主了。

  在部队离开遵义的前一天晚上,王泉媛接到“紧急通知”,到王首道的住地开会,没想到,这次会议的主题竟是自己的婚姻大事。

  简单的“会议”结束了,两位大姐走了。王首道突然想到了什么,起身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一把乌黑锃亮的小作为定情信物送给了王泉媛。

  “可我没有什么送你啊?我们老家有个习俗,新娘要给新郎送上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的布鞋,穿上这双鞋,无论走到天涯海角都会回到亲人的身边来……”王泉媛表达了自己的心意。

  情未尽,夜未央,军号已吹响,部队要出发。半年后的一天,王泉媛随卫生部来到两河口,这才与王首道匆匆见过一面。

  以后的行军上,两个人虽然能时常碰面,却无法同居。翻过大雪山后,前面是连绵不绝的草地,王首道跟随大部队走了,这一次是长久的别离。

  1936年6月,红军第二、六军团两万余人经湖南、贵州、云南到达西康甘孜与红四方面军会合,编为红二方面军。是年8月,西军妇女先锋团组建,王泉媛任团长,是吴富莲,全团1300多名女战士,她们大多来自四川。这是中国史上第一支全副武装的娘子军。

  部队进入“西出阳关无故人”的河西走廊,一直向西,到了马步芳的领地。当时是国共合作时期,部队过凉山、武威,马家军没放一枪。

  1937年,西军在河西走廊与马步芳的马家军经过40多天的血战后,损失惨重。西军总指挥部、九军、三十军和妇女先锋团被敌人重重包围。王泉媛时任西军妇女先锋团团长,她回忆说:“2万多人的西军,只剩下不足5000人,伤病员又多。整个部队打得都没有子弹、炮弹”。 最终部队选择突围,在部队的突围前,每个西军战士只能分到5发子弹、2颗手榴弹的补充。

  王泉媛率这支不足1000人的妇女团进入梨园口阵地,为大部队掩护,她和很多女战士不幸被俘。妇女团的女战士被俘后,遭受的比男战士更加的苦重。被俘的女红军战士被马步芳、马步青作为战利品赏赐给各级军官做妻妾,在这些人眼中,女红军成为了他们打胜战后获得的胜利品。 有的女红军被转卖多次,有的,有的。王泉媛被工兵团团长马进昌看中,成了他不知道第几房小妾,王泉媛回忆说,当时心里想的是“我没死,没,存一刻就抗一刻,了就没办法。我就想点办法,走得脱就走”。

  1939年3月,马进昌的部队换防,王泉媛借机逃出,历经艰辛去到了。然后又经过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八军办事处,可是办事处却说:组织上不要。因为当时对西军被俘人员的是:一年归来收留,两年归来审查,三年归来不留。 王泉媛说:“八军办事处给了我五块大洋。这时候,是我最痛苦的时候。敌人打我,我没有哭。历经逃回来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我痛苦至极。就是说,西军失利我没有掉泪,可这回得不到党组织的信任让我掉了泪。” 拿着这五块大洋,王泉媛又沿着当年长征走过的,靠乞讨回到了老家江西,从此隐姓埋名。

  一直到后,王泉媛来到了,找到了元帅的夫人,同时也是长征时干部休养友康克清同志,在康克清同志的证明下,王泉媛终于恢复和老红军的身份。

  1982年,已担任全国政协副(副国级)的王首道同志要去江西看她,王泉媛听到这个消息,眼泪立即“哗哗”地流个不停,嘴里不停地念叨着:“总算见到了,总算见到了……” 1995年,王泉媛再次到时,再次见到了病中的王首道。王泉媛带来了一双亲手做的千层底黑布鞋。王首道双手颤抖着接过布鞋,老泪纵横,说:“你没有忘记遵义时的诺言!” 随后,王首道挽起王泉媛的胳膊,两位老人留下了他们有生以来的第一张也是最后一张合影。

  王泉媛一生无儿无女,她曾收养了六名孤儿,最后的岁月,她一直在家乡泰和县,一名养女的家中颐养。

  2009年4月5日,这位饱经风霜、一生饱经的老红军女战士在江西省泰和县人民医院去世,享年96岁。在她的会上,和王首道的子女了花圈。

  

0
0
0
0
0
0
0
0
下一篇:没有资料

网友评论 ()条 查看

姓名: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一个

推荐文章更多

热门图文更多

最新文章更多

关于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版权声明 - 人才招聘 - 帮助

声明:网站数据来源于网络转载,不代表站长立场,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联系站长删除。

CopyRight 2010-2016 豪杰历史网- All Rights Reserved